那些到电竞职业体验营打职业的年轻人都在谈论

时间:2021-07-19 22:59

  本文通过真实镜头的记录了参与电竞职业体验营的年轻人对于梦想的期冀、有关青春的困惑;采集了围绕在这群“追梦者”身边的家长、社会人士对于电竞追梦和青年自我认知的辩证性思考;见证了一群成熟从业者如何将经验转化为价值,尝试提出新的洞察和解决方案的过程。

  2021 年 6 月 26 日,第十届 KPL 春季赛总决赛在上海静安体育中心·体育馆举行,南京 Hero 久竞、广州 TTG 上演巅峰对决,最终南京 Hero 久竞不负众望成功斩获2021KPL春季赛总冠军。精彩纷呈的赛事点燃上海赛事现场的同时,千里之外,在电竞西部重镇成都的一家电竞体验培训中心里,也有一群年轻人在密切关注着赛事全程。他们都来自成都一家专门提供电竞职业体验教育的团队,在教练的指引下,一群年轻人紧张地盯着赛事屏幕,生怕放过任何精彩BP、战术博弈、选手对抗的“名场面”,他们大声地谈论着比赛走势和打法,仿佛自己也置身于赛场。

  当清融斩下 FMVP 成为全场焦点,训练教室里观赛的年轻人无不欢呼又羡慕——赛场逐鹿、登顶折桂,这大概是很多有职业梦想的年轻人的心之所向。对于杜斌来说曾经亦是如此,但此时此刻,即将从电竞职业体验营毕业的他却产生了截然不同的想法——“刚来这里的时候,我也是有个人目标的,那就是想当职业选手,现在想起来很幼稚”,总决赛当天,少年删除了手机上陪伴自己整整一年半的竞技游戏。

  在杜斌的成长经历里,体育运动一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关键性角色,他曾经经历过青年冰球专业化训练,参与过全国和省市级冰球赛事,并夺得过优秀的名次。“喜欢冰球是因为装备很帅”,当被旁人问及选择冰球的理由,他显得有些兴奋,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无论是杜斌还是他的亲朋好友都非常明白,通向冰球职业之路的艰辛,尽管在省内取得不错的成绩,要跻身进入全国级的专业队还是很有难度,这让曾经满腔热血的少年产生了迷茫感。

  2020 年的冬天,杜斌在家期间接触到了沙盒游戏《我的世界》,后来又接触到了《王者荣耀》,丰富的游戏体验为他带来了空前的体验感和快乐感。“我擅长打野和对抗路,一周大红也是有的,但是达不到较高的段位”。那段时间,杜斌热衷于挑战“单排”,每天卖力又沉浸,并逐步萌生打职业的想法。这种变化从内部看来或许是少年找到了短暂安放迷茫的地方,但从家人的外部视角来看,这种沉浸在虚拟世界、缺乏沟通的状态是未知的甚至消极的,这让杜斌的家人产生了巨大的担忧——“打职业”这条路是否走得通?该如何和与孩子重建有效沟通?孩子是否能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任?

  对于这个家庭来说,青春期少年的心绪很难捕捉,要真正走近孩子内心依旧需要巨大的努力,要了解一个崭新领域更需要借力。2021年,经过反复斟酌,杜斌家人联系到了成都的一家专门提供电竞俱乐部职业体验的专业机构——翼之梦超玩会电竞体验培训中心,并把这个困扰整个家庭已久的难题抛了出来。

  4月,经过家人们的反复协商,杜斌正式进入翼之梦超玩会电竞体验营,迎来了职业电竞的试炼。“第一次来这里有点紧张,我比较内向和怕生”,抵达之初,教练团队便依据杜斌的实际水平、测试结果和个人预期安排了增强训练。这里的训练体系非常完整,除了每天清晨8:30的定期体能锻炼之外,个人训练课程显得十分紧凑——“早上7:30起床,训练到10:30,上一节课后开始吃饭,接着继续训练6个小时再吃晚饭,到了晚上还有晚自习”,对于对打职业充满幻想的青年人来说,这样突如其来紧张、有条理的训练生活是极具冲击性的,“光是坚持下来都有难度,以前觉得打职业的选手们很牛,想把它变成未来的职业,这种理解并没有关注到打职业的门槛”,回忆起这些日子起早贪黑的训练生涯,杜斌不由感叹,尽管平时教练会帮助自己很多,也会协助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但是训练起依旧有难度,“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了,开始认识到自己的成绩不太理想,练习当下比较热门的英雄,但在排位中还是会被乱杀”。英雄池不够,训练成长速度慢——经过一段时间的打磨和训练,杜斌开始慢慢感受到真实情况和理想状态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此前对于“打职业”的那份狂热也渐渐降温。

  相比于一板一眼的严苛训练,对于杜斌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最值得期待是每隔一段时间的户外拓展课程。其中一次户外拓展给杜斌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那是教练带着学员去一场由 AG 主办的城市赛现场,在那里少年们如愿见到了 KPL 职业联赛出来的超级电竞明星——梦泪。

  在大部分人眼中,能在赛事活动中与明星选手开展水友赛或者面对面交流已属不易,但杜斌似乎更加幸运,在教练团队的协助下,杜斌得到了与顶级电竞选手梦泪共进晚餐的机会。“梦泪和我想象中的电竞明星是一样的,气场很足,很有排面,但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害羞,吃饭的时候几乎没能怎么聊天”,在杜斌的分享中,可以感受到少年的紧张和羞涩。尽管与超级明星零距离交流的机会极为难得,但当一个赛场传说忽然被拉近到眼前,这个景象无疑是有冲击力的。那一天,杜斌直观地感受到自己和超级明星之间有着巨大的距离和区别——偶像隔着那么近,却也是那么远。“如果能再见到他一次,想鼓起勇气说——加个微信吧,以后慢慢聊,聊聊人生,聊聊梦泪是怎么成功的”。

  杜斌来这里就读的第 3 个月,无论在职业规划层面,还是性格、习惯方面都潜移默化地产生了巨大转变,杜斌开始重新审视如何回归到现实生活。“认识到自己不适合打职业,也不太想打职业了,想回去读书,学好英语,争取考一个好大学”。着眼现实的同时,杜斌开始意识到自己作为社会人是需要与家人朋友顺畅交流的,也开始学会如何在真实环境中重新建立自己的价值体系和新的依托。毕业之际,谈起自己的这一段体验学习经历代表着什么,杜斌表示,这是自己成长中的一次蜕变,是一次寻找的目标和方向的旅途。当教学主任和导师们问起杜斌如何对这段旅程打上一个总结时,含蓄的男生也羞涩地说,“想说,我爱你们”。

  那一刻,在场的同学和老师都会心一笑,而体验培训中心的老师们在眉目疏展的同时,心里也有一块大石头骤然落地——“打职业”是一组深沉的词汇,它不是一步登天的奇迹,不是充满快感的信息消费和奖励投喂。从高玩到电竞职业运动员的蜕变,是一场祛魅且穿越孤独的试炼,只有走完扎扎实实的体系化训练的历程,才能走向自主抛光、雕琢和升华的过程。

  2021 年 4 月,送杜斌进入翼之梦超玩会电竞体验营进行学习之后,作为家长代表,同时也是孩子的心理成长导师,黄燕没有少出现在翼之梦超玩会校区的总部。黄燕从事教育 20 年有余,从少儿培训到省重点高校任教再到转型做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黄燕见证了诸多孩子的成长,并与上百位青少年保持着紧密联系。据黄燕介绍,2008 年,她开始意识到传统教育中对家庭教育、亲子教育的关注相对缺失,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的教育的提法也不多,但这方面恰恰是需要去重视的。至此,黄老师踏上了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的探索之路,考取心理咨询师、婚姻家庭咨询师专业证,参与各类公益讲座、好心人公益活动。2017 年,黄老师开启了家庭咨询公益学堂,寻找到了大量志同道合的优秀心理咨询师、家庭婚姻关系咨询师共同发力,也获得了四川师范大学在内的高校教育团队的专业支持。

  随着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的推进,黄燕团队邂逅了很多求助的家长和学生,总体观察下来,她发现诸多所谓的“孩子的问题”,实际上都与父母不恰当的教育方式有关。在青少年网络素质培育方面依然如此,黄燕表示:“其实,孩子高度依赖手机、平板等电子产品,甚至网络成瘾,在我们经手过的案例中是比较普遍的,但程度均有不同,有些孩子是比较严重的,有些是比较喜欢但是行为可控的。行为表现得较严重的一部分孩子,除个体原因之外,有时也伴随着父母婚姻关系、家庭关系出现问题,或者家庭缺乏教育常识等问题”,家庭是孩子的第一学堂,家长与子女互为镜子,在面对社会变化和社会压力的时候,父母的教育方式、父母在家庭环境中的情绪反应,通常都会一定程度映射在孩子身上。

  在和杜斌亲密相处中,黄燕很早就觉察到孩子身上产生的一些“能量值较低”且不容易建立信心的状态,这与他的家庭相处模式有着密切的关联。作为家中的独身子女,杜斌从出生开始就成为整个家庭的聚焦点,24 小时曝光在无微不至的“关怀之下”,“家中每个人都非常爱这个孩子,在生活和学习上关怀备至”,但管得过细、包办太多的相处模式,无形之间压缩了孩子自我认知和独立发展的空间,这会让孩子产生一种窒息般的压力,甚至缺乏自我价值和成就感的支撑点。孩子在平时的处事过程中容易产生逃避心理,且程度不一地体现在了家庭缺乏沟通、行为不守时、欠缺规划与坚持等日常细节中——2020年冬天杜斌日夜沉浸在“职业梦”只是相关问题的更具象的一种体现。

  黄燕知悉到翼之梦超玩会电竞体验中心,最早只是看见了一则与“劝退”有关的新闻,通过后续的沟通,黄燕逐步了解到,这里提供的解决方案并不能被界定为单一的“劝退”,而是选择用体验教育替代说教教育,黄燕对于这种理念是赞同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既然孩子要打游戏,不如就让他体验一下游戏职业人的背后逻辑是什么,要付出哪些,要学会什么。“孩子比我们想象的要懂得多,给予他们真实的体验是能让他自己产生认知的,即使不能做职业选手,这种形式也可以帮助他独立做出判断”,黄燕如是说。

  外围电竞网

  家人们的设想很快得到了验证,在新环境中,杜斌有了更多机会去独立思考和自主判断。体系化培训也好,学习中认识职业选手、主播也好,随着与真实的外部世界接触的加深,杜斌开始走出自己的小世界,并自发认清自己其实是打不了职业的。这段时期,杜斌依旧经历过挫折感,也呈现过逃避迹象,但让所有人欣慰的是,比起从前面对父母说孤立又无奈的一句——“我打游戏就是快乐”,现在的杜斌已经养成了思考的习惯,他开始自我审视,渐渐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如今的杜斌在早晚上都会出去散散步,也和过去交流甚少的父母有了密切的沟通,他开始注重个人形象,学会整理衣着和发型,为了发育长高不喝可乐,为了身体健康不再熬夜。

  从黄燕的角度来看,全民触网是不可逆的一种趋势,90 后已经被称作“网络原住民”,想让00后和10 后不“触网”几乎是不可能的。从家庭日常角度来看,如今大部分父母在家期间亦然是抱着手机看的状态,这对子女无形之间产生了示范作用,但这似乎又是难以杜绝的,太多生活场景与工作场景已与网络空间产生关联,现实和虚拟边界模糊程度不断加深。

  直面新事物和新趋势,让认知与时俱进或许不失为一种“主动求解”的方法。作为80后新家长,黄燕分享了自己的一些教育方向的尝试。“我告诉自己的小孩,使用电子产品是合理的,但我们要学会如何正确使用抖音、微信等互联网软件的方法,特别是如何使用搜索功能,这是对网络时代便捷获取信息的方法传承。网络是工具,不是用来玩的,在孩子不懂事的时候就帮忙给他建立正确使用习惯,建立畅通的沟通和对新鲜事物开放的心态”。

  “家庭、社会、孩子要三位一体”,黄燕也提示到网络素养培育是需要多方合力。寻找翼之梦超玩会这样的第三方社会机构共同发力是有所帮助的,但不能把家庭困境解决的希望都归集在单一一方的效用转化上,“良好的网络习惯培养,不仅仅盯紧对孩子的教育,家长也是需要学习的。说服孩子和改变需要过程,从父母教育行为和教育方式着手,或许能更行之有效地去转化一些子女身上的问题。亲子互动和共同成长,才能真正解决实际教育中的困境”。

  翼之梦超玩会体验培训中心的大厅玻璃柜中,密密麻麻地陈列着教学团队带新人打出的赛事奖状、奖杯,而人来人往的长廊间则悬挂着创始人们的大幅画像,人们常常会被其中一副画像深深吸引,画中是一位意气风发的男士,画像下标注着几行醒目的字眼:易冉,AG创始人,中国电竞行业人士,中国初代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资深电竞从业者被誉为“中国电竞活化石”,AG电子竞技俱乐部创始人、OMG前期搭建人、DR电子竞技俱乐部创始人、GM5电子竞技俱乐部创始人。

  这是电竞体验培训中心校长——易冉,是中国初代电子竞技职业选手,是在电竞行业深耕超过20年的中国电竞资深从业者,更是行业中有着“中国电竞活化石”的称号的第一批电竞人。1999年就投身电子竞技行业的他,曾多次斩获国际国内顶级赛事桂冠荣耀。2000年转型后,成功运营了中国第一电竞战网“亚联战网”,并成立了中国电竞有史可查的第一支职业俱乐部=A.G=电子竞技俱乐部(老AG职业俱乐部)。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易冉抓紧千载难逢的机会,带领团队开辟了早期多个具社会影响力、行业影响力的专业IP赛事。在易冉的讲述中,2010 年是特别的,这一年,易冉与马天元、菲菲蓉城会师,正式搭建了中国极具影响力的AG电子竞技俱乐部(新AG电子竞技俱乐部),以all-gamers之名,开启了“希望电竞发展成为全民的体育运动项目”的辉耀征程。基于项目多元化和团队发展的需要,易冉还参与了OMG电子竞技俱乐部赛训体系的共建,并先后成立了DR电子竞技俱乐部、Sviper电子竞技俱乐部、GM5电子竞技俱乐部在内多家职业俱乐部。

  易冉躬身入局的20年仿佛就像一副精彩的长篇画卷,画卷中不仅记录了他从《CF》、《星际争霸2》、《英雄联盟》、《逆战》、《使命召唤》、《风暴英雄》再到小屏端的《王者荣耀》的完整的项目足迹,还记录着从这些项目据点中走出的一批又一批对电竞行业发展产生多元影响力的团队成员。从易冉的讲述中可以知道,早在AG梦之队时期,易冉团队就曾经培养出一文,亮亮、CF顶级主播绝迹、“狙神”李思楠、《使命召唤》官方解说凯伦、桃花在内的大量优秀职业选手、解说、主播、教练。而后期的诸多项目中,又邂逅到gogoing、PDD在内的行业传奇代表,走出过亚运冠军老帅,行业顶级明星选手梦泪在内的新生代巨星。

  多年从业,悉心经营,易冉全情投入到电竞俱乐部、直播行业、电竞赛事等电竞领域项目的落地建设,并协助完成了大量电竞领域人才的培养与输送工作。但易冉真正关注到教育还是可以追溯到更早的 1999 年,在电竞行业尚不成熟的时段,依旧有年轻人对职业化抱有期冀。“我们团队里有个小孩觉得自身实力不错,不想读书了,想打职业,但就当时而言,他的实力距离打职业还是有距离的,我当即劝他回去读书了”——这是易冉第一次与青年爱好者谈职业规划的问题,那时候,易冉猛然意识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真正称得上能“打职业”。在创办AG职业俱乐部期间,“打职业”议题也时常被唤起,“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前来询问能不能打职业,但很多小孩实际上是打不了职业的”。

  电竞行业从业多年,易冉对电竞行业有着强烈使命感,也产生了不少经验性的后视和反观,他深刻明白行业发展和个体自身能力是否匹配这是两个问题。“市场大环境肯定是越来越好的,目前电竞项目也已经是亚运会的官方运动竞技项目,逐步得到了政府和社会组织认可,早已脱离打游戏本身上升到体育产业维度,变成了一个能够代表国家、民族获得荣誉的新载体。”易冉认为,从历史角度来看,不少传统体育项目也都是源自于游戏机制,但是当游戏被赋能并上升到一定维度之后,就变成了一种体育竞技,一种体现拼搏精神、民族精神和的重要载体。

  但同时,易冉也产生了一些担忧和顾虑——行业越来越好,不代表个体自身能力就是打职业所匹配的。“在电竞时代潮流涌动的过程中,一定要想清楚自身作为参与者的角色定位,是娱乐休闲,还是用游戏或者名义上的打职业来麻痹自己”。

  “职业确实不是人人都能打”,尽管易冉很早就开始开始制做一些教学教程,但易冉明白,教学教程只能解答“怎么打好游戏”的问题,但解决不了“怎么打职业”的问题。打游戏和打职业有着清晰的边界线 ——打游戏获得的是一种快乐,而打职业获得的是人生使命感和成就感,易冉说到:“从打游戏的角度来看,真正的职业选手一定是不那么快乐的。我们的赛训过程中,选手们会做很多辛苦枯燥,但是能提升水平、职业素养和能力的事情。比如赛训机制规定下,职业选手是不允许随便说脏话的,训练过程中不能送人头,出现争执不能挂机,在游戏中可以出现的情况在职业赛场上是坚决要杜绝的”。

  从行业现状来看,易冉也清楚的知道顶级职业选手生成是小概率事件——“现今的电竞行业贫富悬殊非常大,从入门到月薪4000-5000元到年薪百万、千万都有可能,这对很多人来说是有话题性和吸引力的。但电竞选手中赢家是少数,因为电竞本身就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博弈,是比赛、是竞技,只有登顶的人才会被记住。很多传统行业其实不存在这么高的淘汰性,电竞行业中的成功者的共存性非常低。老实说能成为一个成功的职业选手比考取清华北大还要难”。

  为了让参与者更加深度理解客观情况,这位“电竞活化石”选择走上了电竞体验教育的这条崭新的赛道,通过真实俱乐部场景的提供,全套职业体系的复刻,充分的训练、赛场机会的提供,让青少年身临其境地体验职业氛围。“选择用真实俱乐部管理机制的方式,可以直观的告诉年轻人什么是真正的打职业,告知他们打职业是要付出的努力与代价的”,就像易冉强调的那样,一场身临其境的职业实训,能更直观给出“我是否能够打职业”的问题答案,帮助年轻人自主决策。“我们以实训的形式来体验电竞职业选手的日常,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出现很多训练之后,大家只知道水平够不够高,行为规范度够不够好,但是却对未来职场需要面对的东西一无所知”。

  “但是我不希望所做这一切被界定为一种狭义的劝退,我们更希望能通过专业且积极的方式去帮助青少年和家庭找到自主定位和做好人生规划”,谈及市面存在的热门现象,易冉陷入了很深的思考:“如果一开始直接就抱有强制劝退的想法,就是一定程度上认定这孩子是没有天赋和发展的。实际上这里存在更积极的引导方式,比如通过职业体系的完整体验和电竞教育让孩子拥有一个自己感受和思考的过程。我觉得教育方不宜超前给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打上一个永久性的标签,适不适合是需要孩子在真实情况下的自我感受和自我盘点的。而最终选择的道路,是孩子、家长、学校共同沟通的结果,我们并不是强制性机构”。通过完整的规划,让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打职业的青少年建立清晰的界定,让有天赋的年轻人通过职业俱乐部正规化的训练走向赛场,让对打职业有认知偏差的年轻人通过兴趣入口找到正向的思考方式以及面对困难的解决方法,避免凭感觉在一个自身并不了解的行业内去消磨时间,辜负家长的期望。减少和家长无意义对抗,增进家庭亲子之间的沟通和信任——这可能是易校长搭建翼之梦超玩会的初心。

  秉持初心、真实体验、客观引导,帮助孩子及家庭更加清晰、直观地建立行业认知,加深对自己的理解,这成为整个团队努力践行的准则。随着翼之梦超玩会的持续努力,在今年6月份,管理班子和教练团队已经从诸多位学员之中选拔出了几位优秀学员代表,为他们打通了职业俱乐部输送路径,将他们选送到了国内的顶级职业俱乐部进行专业试训,其中两位更是成功通过试训,踏上了朝向职业舞台冲刺的新旅程。专业玩家的赛道到职业选手,这是一条曲线攀爬的奋进之路,更是层层递进的成长试炼,“能达到试训门槛已属不易,但走向职业化的路子还很长,期待这些被选送的年轻人能发挥体育的拼搏精神,踏踏实实,砥砺前行。对于不太适合打职业的孩子,无论是因为自身能力有所欠缺,还是接受不了俱乐部的严格管理和训练强度,他们大部分最好的归宿依旧是回学校就读、回归家庭生活”。

  (本内容转载于网络,文中图片等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不作选择参考。)